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邓学平 > 同行相轻莫太过,张起淮律师真有那么不堪?

同行相轻莫太过,张起淮律师真有那么不堪?

孙杨被禁赛八年后,母亲杨明终于忍不住发声了。她在一篇发表在社交媒体的贴文中,将事件有关的各方都数落了个遍。她先是指责WADACAS“体现出了体育界里的政治与偏见,霸权与欺凌”,随后又指责中国游泳中心和反兴奋剂中心的领导工作不力,认为“领导和组织的面子周全了,却成为孙杨运动生涯的最大耻辱”。在最后,孙母将炮口对准律师,强调“律师能力不强,资历不够”,后悔自己没有“坚持换掉不合格、不称职、不敬业的律师”。孙母一声枪响,公众瞬间就将炮火转向了孙杨的律师。

把整个世界都数落了一个遍,唯独没有反躬自问自己和孙杨有没有做错什么。既然认为WADACAS充满了偏见和欺凌,那么似乎就不应该再把主要责任推给国内的“组织、领导”和律师。毕竟,他们也是这场不公正裁决的受害者。可遗憾的是,律师界的同行们,闻风而起,纷纷跟着撰文指责孙杨律师的不是。一时间,又似乎孙杨的律师才是这场裁决的罪魁祸首。

比如有人指责张起淮律师“看起来是无所不能,实际上可能是全不能”,并且公开喊话“我们装不起,能不能别装?”在另一篇文章中,作者直言张起淮的律师声明只能打0分。网络上借机挖苦讽刺的文章多如牛毛。比如在知乎上就有人认为,张起淮过往代理的案件虽然有知名度,但技术难度不高,任何一个经验丰富的三线律师都能胜任。

我跟张起淮律师不认识,哪怕在网络上也没有任何交流。但是我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同行相轻的气息。作为一个公共事件,开放的讨论和理性的批评当然可以,但是在不了解律师具体工作的情况下,仅仅根据一个律师的背景和资历就想当然的给一个律师贴标签,把一个律师同行打倒踩烂,这是不是过分了一点?

既然是律师,都知道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律师的代理权来自于当事人的委托,张起淮的代理权是孙杨授予的。即便选错了律师,责任也在孙杨,怎么去责怪张起淮了?有人说,张起淮可以拒绝啊,国际仲裁和体育争端你又不懂。这话说起来轻松,有谁天生就懂?谁不都有第一次吗?经验,不都是从零开始积累的吗?再说了,国内律师界又有几个人代理过类似的案件?至少从公开的履历中,张起淮代理过马航坠机索赔案,这也算是一起重大国际争端吧?还有人拿英语水平说事,其实这些可以借助专业翻译解决的问题,根本不是律师工作的最大障碍。

张起淮接这个案子,真的一点道理没有,纯属装逼吗?我们不要忘了,这个案件除了是一个国际体育仲裁案件,还是一个涉及名人的案件。而张起淮在处理涉及娱乐明星的案件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这方面的经验,国内可能没有律师可以与之相比。

律师的工作重点当然是在法庭之上,落脚点当然是为当事人争取最好结果,但律师的服务内容绝不局限于仲裁庭。日常与当事人的沟通同样重要,找一个国际律师是否能够完成这样的跨国沟通恐怕也要打个问号。对于孙杨这样的案件,律师与媒体、公众的互动,同样需要丰富的技巧。因此,这个案件最好是由一个国内律师搭档一个国际律师,形成互补,双剑合击。孙杨一方在律师选任方面确有严重不足,但这个锅不应该由张起淮来背。

再来说说那篇律师声明吧。坦率说,我第一次看到这篇声明的时候,同样很反感。因为它充满了阴谋论和道德绑架,却缺少律师该有的严谨和专业。可问题是,这篇律师声明真的只有0分吗?该文作者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就是误把律师声明等同于律师代理意见。

明眼人都知道,这篇声明的受众对象根本不是仲裁庭,而是国内的民众。对仲裁庭发声的机会已经过了,如果要表达对这份仲裁裁决的不满,专业意见可以在上诉状中表述。此处的律师声明,某种程度上只是在为孙杨代言。因为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孙杨有责任给国内民众一个交代。如果只是帮助孙杨做一次表态,那么这篇律师声明的内容就必须要征得孙杨或其家属的同意。有些人喜欢标榜理中客,可是却经常在一些基本的常识问题上犯糊涂:孙杨的律师是有立场的,他是要为孙杨服务的。

同行相轻,可能在每个国家都有,但是像我们国家这样过分的可能不多。我本人对此有过切身体会。比如张扣扣案,他犯有故意杀人罪和故意毁坏财物罪,事实清楚,定性没有争议。任何稍微了解我国刑事司法的人都知道,这种案件会是什么结果。在这个案件存在两个辩护人且提前协商好分工的情况下,可偏偏就有人揣着明白装糊涂,指责我的辩护词不讲事实和法律。没有争议的问题,真有必要浪费唇舌?有些人宁可陈词滥调的做无用功,也不允许有人做绝路逆袭的尝试。

还有人故作高深的说,这个案子如果能够从法律上讲清楚张扣扣为什么不是必须要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就能够有存活的机会。甚至有律师同行公开在社交媒体上撰文,指责是我的辩护方法不对才害死了张扣扣。所有这些人,如果你追问如何在法律上论证张扣扣可以不必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他们马上顾左右而言他。甚至有某知名教授,跟风指责律师的辩护词不客观不中立,以他认为张扣扣该死指责律师为张扣扣做免死辩护。

凡此种种,乱象频频,不能不说是整个律师行业的悲哀。说到底还是阿Q心态,总想闹一场革命。可回到现实,打倒了别人,自己就一定能站起来吗?把张起淮搞臭了,明星的案子三线律师照样接不到,这些撰文挖苦的人也未必能分一杯羹。因为这种狭隘的小农思想及其所导致的红眼病心态,从根本上决定了这个人的格局视野和律师事业所能取得的成就。

张起淮不是不能批评,他有不足的地方都可以指出来,供同行引以为鉴。批评激烈一些都没问题,但把挖苦、讽刺、起底一个律师同行,作为一场集体狂欢,恐怕不合适。陷入其中的人也许不知道,这最终损害的将是律师行业的整体。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