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邓学平 > 新年献词:艰难中仍不忘勇敢盼望

新年献词:艰难中仍不忘勇敢盼望

2021年的最后一天傍晚,我从江西省万年县乘坐两个小时的汽车然后再转三个小时的高铁,匆匆赶回上海。我需要保证这个跨年夜,既不能在旅途中,也不能在异地他乡。地球是永恒旋转的,生命是持续连贯的,文化让我们选择某一天作为节日,为的是让我们能在这一天从忙碌中停顿下来,真实的面对自我、单纯的享受生活。

 

我昨天晚上大约九点赶到万年县,今天早上八点半赶到万年县看守所。不巧遇到看守所正在搞清监活动,看守所工作人员表示人手不足,需要等清监结束了才能会见。好不容易等到看守所可以提人了,公安这边的远程视频会见系统又出了网络故障。经过工作人员现场调试,仍始终无法联网。高铁票已经改签,会见仍没有成功,我只能无奈返程、悻悻而归。

 

这一天的遭遇,其实就是刑辩律师日常工作的缩影。我们经常要奔波忙碌,结果却可能什么事情也没有做成。我们经常要去面对各种各样的不可知力量,不知道他们在什么时候、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的介入到我们的案件中来。我们经常要去面对很多不够友善的面孔,需要去跟你非常不喜欢的人沟通,需要接受很多意料不到的不可能。律师证是我们最为倚重的通行证,但有时候它不能帮我们叩开一扇薄薄的大门,不能帮我们开启一次平等、坦诚的对话。

 

有时候,你真的不知道你的对手是谁,不知道应该向谁发表辩护观点。坐在法庭对面的人,即便在整个庭审中语无伦次、理屈词穷,即便只是机械重复“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准确”,起诉书的指控绝大多数情况下也照样能被法院采纳。而坐在法庭上审理的人,有时候甚至直接坦诚相告:这个案子我决定不了。有些案件开庭结束几年都不能判决,内部层层请示,各种看不见的力量在复杂博弈。你不知道汇报人在如何陈述你的案件,也不知道最终是哪位高人以什么理由决定了你当事人的命运。判决书最重要的是结果,至于理由千万不要太过较真。因为写在判决书上面的理由,很可能并非裁判的真正理由。所以,有时候有些法官也懒得修饰,干脆不写理由。        

 

我在东北某地代理的一起案件,一审以三个罪名判处当事人九年有期徒刑。二审家属委托我介入辩护,我依法收集了十余份无罪和罪轻的证据。二审阶段,法院根据我的申请启动了重新鉴定。此案组织了两次庭前会议,正式庭审历时三天,通知了鉴定人和证人出庭作证。庭审辩护扎实有力,获得了一致认可,庭后我又提交了约五万字的辩护意见。鉴定意见比一审减半、机票和医院发票等新的书证可证明当事人没有某罪的作案时间、检辩双方均认可一审不认定立功存在错误,如此案情所有人都认为二审必然改判,唯一的悬念是如何改判。但最终的结果却依然是维持原判,理由是虽然案情存在上述变化但仍不足以从轻处罚。据有消息说,该案请示了某强力人物,而该人物担心案件改判给自己增添不确定因素,遂只好硬着头皮维持原判。

 

过去的一年,也有不少辩护成功的案例。刑事辩护工作原本就是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在不可能中寻找可能,因此优秀的刑事律师必须要有坚毅的品格和不轻言放弃的执着。我在中部某个省份代理的一起被控强奸案,仅有女方的陈述和几个转引女方说法的证人,却被一路刑拘、逮捕和起诉。案件起诉到法院后,家属委托我介入辩护。阅卷会见之后,我们就迅速制定了取证思路。我们不仅自行收集了多份证据,还申请法院恢复了两人的手机数据。庭审时,申请女方和相关证人出庭作证,通过精心设计的问题,让女方当庭暴露其庭前口供的不实。法庭上扎实有效的辩护,只是为案件结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但还不是终极的保证。检方庭后开始诱迫当事人认罪认罚,如果认罪可以立即放人,如果继续无罪辩护将建议判处四到五年。检方庭后还着手四处收集其他的证据,导致法院第二次开庭。庆幸的是,当事人抵制住了诱迫,法院守住了底线,最后迫使检方撤回了起诉。

 

一个国家真实的法治温度,不在领导发表的讲话中,也不在媒体发布的通报中,它在一个个案件当事人和一线律师的眉宇中。当事人是更相信法律,还是更相信权力和关系?家属委托的律师是否会被办案单位指派的律师挤占?律师的会见、阅卷是否能不受不合理的限制?在法庭之上,律师言之有据、言之成理的观点,能否真实的影响案件结果?公职人员如果违法,是否能得到及时的约束和规制?在被各种空洞的大词和各种空泛的鸡汤所充斥的新年献词里,我更愿意关注这些实际的问题,更愿意关注这些真实的个案。

 

前些天,一则将嫌疑人游街示众的视频引发网络热议。我在微博上发文,认为这种行为违背法治精神。因为即便是已经判决的罪犯,其人格尊严仍受法律保障,将其作为道具进行消费明显不妥。更何况这些还只是嫌疑人,未审判先游街更是严重的程序违法。不料,一位法学教授发来友善的私信提醒,认为我的言论不妥。他主张在当前抗疫形势下,个人隐私应向公共利益做适当让渡。而我则恰恰认为,检验法治成色的方法之一就是看它能否抵挡以公共利益之名的挑战。法律如果只是工具和权宜之计,那么必然会在一个又一个的现实挑战面前节节退让。只有当法治本身成为一种不容挑战的底线,长治久安的规则之治才可能实现。

 

对于大多数人,法律只是谋利的工具和博弈的筹码。但是,这个世界不能全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个世界需要热心肠去对抗自私和冷漠。唐吉诃德必须大战风车,法律人必须要有对法治的敬畏。这就是我的新年献词,也是我的新年期许。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