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邓学平 > 渭南六岁被虐男童鹏鹏生父赵某被起诉至法院

渭南六岁被虐男童鹏鹏生父赵某被起诉至法院

渭南六岁男童鹏鹏被继母虐待成植物人一案,有了最新进展。鹏鹏生父赵某在失联约一年半之后,于2019年1月11日被公安机关抓捕,并于2019年4月28日被临渭检察起诉至临渭区法院。

六岁男童鹏鹏被继母孙某长期虐待导致严重贫血、长期营养不良,骨瘦嶙峋、遍体鳞伤。鹏鹏75%的颅骨被打碎,视网膜被打脱落极可能永久失明,双膝被打变形极可能永久无法站立。目前鹏鹏仍深度昏迷,不能说话,不能自主进食。

继母虐童的残忍暴行见诸媒体后,引发群情激愤。大家在纷纷要求严惩凶手的同时,对鹏鹏给予了极大关爱。全国各地的爱心妈妈自愿轮流照看鹏鹏,不少人趁着周末搭飞机、坐高铁只为陪伴鹏鹏几个小时。有海外医学专家越洋来华免费为鹏鹏诊疗。目前鹏鹏的生活和治疗费用主要由爱心人士捐赠。

检方指控,赵某明知继母孙某对幼子进行体罚殴打的情况下,不履行法定监护职责,放任孙某对幼子进行残酷虐待,涉嫌虐待罪。鹏鹏被打成植物人入住医院后,赵某置之不顾,失联、遗弃长达五百余天,涉嫌遗弃罪。

根据我国刑法,虐待罪最高刑期为七年有期徒刑,遗弃罪最高刑期为五年有期徒刑。此前继母孙某被临渭区法院以虐待罪判处二年有期徒刑,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合并被执行十六年有期徒刑。

此案最初,公安机关仅追究了继母孙某虐待罪的刑事责任,对生父赵某取保候审后并未移送检察机关。继母孙某始终否认鹏鹏颅脑损伤是其殴打所致,咬定是鹏鹏自己不小心摔伤。

我介入代理后,请求检察机关将案件退回补充侦查,对鹏鹏的伤情进行成因鉴定。在此基础上,我提交书面法律意见,要求检方以虐待罪、故意伤害罪对孙某提起公诉,并同步追究生父赵某的刑事责任。

临渭检察采纳了律师代理意见,但此后我多次申请将孙某交由渭南中院进行审理的意见未被采纳。基层法院只能判处有期徒刑,这意味着管辖层级直接决定了孙某的刑期。渭南中院和临渭法院有未审先判之嫌疑。

孙某判决公布后,引发大面积舆情,绝大多数网友认为临渭区法院判决过轻。我作为鹏鹏的代理律师,申请检方抗诉被驳回,向渭南中院申请再审,后者至今没有给出任何说法。

赵某的起诉书是日前由临渭区法院邮寄送达给我的。我将按照法院通知准时出庭,作为鹏鹏的代理人在法庭上为鹏鹏讨回公道。正义不到,我们不散。

推荐 0